Pendulum Clock

PAM00500

Spotlight

技术细节

特别版 50 套

特别版 50 套

特点 钟盘:喷砂玻璃附罗马数字
玻璃陈列柜:黑色铝框及倒角玻璃
底座:刻有沛纳海标志的红木。

向伽利略致敬

Velcro®和Coramid®注册商标不属于沛纳海所有。

Velcro®和Coramid®注册商标不属于沛纳海所有。

深入了解

伽利略的钟摆被称为“时间的测量者”,它标志着钟表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它开启了当今时代的大门。现在,随着沛纳海推出其全新摆钟,这项古老的发现再次焕发生命力。这项作品忠实地复制出伽利略所设计的仪器,他借助此仪器证明钟摆振动的等时性定律。伽利略在十七世纪的这项发现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它令时钟的每日误差从几分钟缩小到只有几秒钟。这位托斯卡纳科学家所设计的擒纵轮被认为是历史上第一款自由式擒纵机构,因此,摆钟的发明具有深远的历史重要性,它蕴含深厚的技术,再次突显伽利略、托斯卡纳、科学与沛纳海之间的紧密联系。 钟摆应用于计时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伽利略无法将他在1641年的一个想法直观地展现出来,因为在那个时候他几乎双目失明,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他的儿子文森佐(Vincenzo)。翌年,伽利略去世,这个项目也被束之高阁很长时间。直到1649年,他的儿子决定把它完成。文森佐找来一位铁匠制作铁框架、擒纵轮和小齿轮粗坯,而他则亲自切割擒纵机构的轮齿。遗憾的是,他在几个月后也辞世。而这个尚未完工但也许能运作的模型则被人遗忘了一段时间。 到了1659年,在莱奥波尔多·德·美第奇(Leopoldo de' Medici)的请求下,伽利略的好友兼传记作家文森佐·维维安尼(Vincenzo Viviani)找到这款模型,并连同图纸一起带给佛罗伦萨王子。留存于世的只有后者,因为机器本身的所有零部件均已遗失:现在保存在佛罗伦萨的图纸说明仪器的构造及其运作原理,也令我们得以直观地了解伽利略于多年前提出的想法以及等时性定律的构想。 佛罗伦萨钟匠欧斯塔基奥·波尔切洛蒂(Eustachio Porcellotti)于1887年按照这张原始图纸制作了一款时钟,它现在保存在佛罗伦萨伽利略博物馆。 沛纳海超卓的新作和波尔切洛蒂的作品如出一辙。摆钟高35.6厘米、宽18.5厘米、厚11.1厘米:这款台钟的尺寸遵循了原始图纸的设计,也得到几款其他复制作品的印证。其框架包括两件主板,它们并不像原始钟款及波尔切洛蒂的版本那样以铁制成,而是采用了镀镍-钯合金的黄铜,顶部与横杆连接,底部沿用传统的方式以锥形销加以固定。上部横杆承载擒纵机构和悬吊钟摆,下部横杆连接框架板的下部零件,它们形成四个涡卷形支脚。发条盒设于底座与钟盘之间,发条盒圆筒内含4.10米长的发条,可连续为摆钟提供8天的动力。使用上链匙旋转方形上链柄轴可为摆钟上链,附带弹簧的棘轮安装在发条盒中心的上方,以防止发条退绕。再往高处就是配备罗马数字的钟盘,和1887年的钟款一样,它采用黑漆指针。手工修饰轮齿的齿轮、环绕钟盘的钟框、发条盒及其他细节全部采用镀金处理。 摆钟最重要的部分是伽利略设计的调速摆轮和擒纵机构。这项装置包含一个擒纵轮,其侧面设有12根销钉,边缘切割成12个轮齿;以及三根杠杆,从正面观察摆钟即可看见,其中一根设于左侧,另外两根设于右侧。左侧最长的杠杆末端呈钩状,是止动杆;右侧的两根排列成剪刀状,它们分别是释放杆和冲击杆。当擒纵轮处于止动阶段时,钟摆与它完全没有任何接触,因此这项装置被称为“自由式擒纵机构”。钟摆本身由一根金属杆与末端的双凸面卵球形摆锤构成,所配备的螺钉则用于调整钟摆振动的时间长度。底部横杆上有一个位置用于存放时钟上链钥匙。